父親節 | 悠悠父愛,厚重如山。


2019-06-17 11:24:12


中國人的愛往往不善于表達,不習慣直截了當,更不會親吻擁抱。

其中,緘默的父愛就是最顯著的代表。可是你和他之間,不應該只有遠隔山海的沉和默,更沒有所謂的輸與贏。

現在我們早就過了父權威嚴的時代,亙古不變,唯有真摯情感的綿延,與生俱來的血脈紐帶。
 

他不問前程,只專注于手中做著的、兒子愛吃的粘豆包。

不消多說什么,下垂的眼角,爬上臉龐的皺紋、花白的胡茬,無一不是歲月鐫刻的痕跡,卻無一不在訴說著父親這一生對兒女的毫無保留。

他表達的很單一又笨拙,等不到歸家的兒子就默默的諒解,看似愛的別扭實際最想讓孩子過的是他們自己想要的日子。

 

林父第一次出場,是見清第一次大學寒假回家的時候,那時林父還沒有太老,兒子還未有太多獨立的本領,父親的威嚴還在。

他命令似的跟見清說“大學畢業你就給我滾回來,別想往外跑”。當他看到見清身邊的小曉,沒有多說,臉上也沒有過多的笑容,只是留下小曉吃年夜飯。

他無從了解小曉是怎樣一個女孩,只是看到了這兩個年輕人在一起時那明媚的光,所以他不動聲色得迎接著兒子的心頭所愛。
 

后來見清沒有聽父親的,大學畢業執意留著北京,這與林父的意愿相違,卻沒見林父有反對、有怨言,而是每年過年回家一如既往提前做好的粘豆包。

見清在北京最難的日子里,每天只吃得起清湯掛面,沒有菜,沒有雞蛋,只有臨行前林父裝得滿滿的辣椒醬。

電話里,見清說我們正在北京吃著火鍋呢,林父說街坊鄰居們都在家里聚著吃飯呢,熱鬧著呢。掛了電話,卻是兩地凄涼。
 

再后來,見清的夢想終于開始開出花來,第一件事就是在北京買了房子。

 

再次回家過年時,見清一遍遍教父親如何使用遙控器,開始不耐煩。林父說“算了,不學了,最近總是感覺眼睛看不清東西,模模糊糊的”,見清急著要把林父接到北京去,林父不肯。

見清:你就一輩子守著這個破房子、破餐館!

林父:破餐館供你吃、供你穿、供你上大學。

見清:把你接過去不就是為了我們可以好好照顧你嗎?

林父:我從來也沒有要你照顧過我。

見清:我在北京這么辛苦這么努力,不就是為了讓你們過上好日子嗎?

林父:那是你的好日子。

見清摔門而去,留下林父低頭沉默的背影。

那一刻真的讓人哽咽,也真讓人明白真正的愛原來就是這樣不圖回報的。林父的愛就是這樣默默無聞,又卻深刻漫長。無論你過得怎樣,卑微地活著,又或是所謂的成功,親人都不管不顧這些,他只管愛你。
 

最后附上父親寫的信:

"又快過年了,剛剛蒸了兩屜粘豆包,起鍋的時候,噓到了眼睛。

今年還是給你留了一屜,我老和你們說,吃什么還是家里好,那些外賣能好吃嗎?

一直想給你寄點吃的,又不好問見清。

這些年他好像突然長大了,我知道那是因為你。緣分這事,能不負對方就好,能不負此生真的很難。

這些可能都得等你們老了,才能體會得到。

做父母的,你們和誰在一起,有沒有成就,都不重要,只希望你們能過上自己想要的日子,健健康康的。

像我老了,眼睛瞎了,見清也總說我什么都不懂。

那年在火車站,我還以為我握住的是你的手,卻發現那不是你,我就明白,就算你們倆走不到一塊,我們也會是一家人。

小曉,好好吃飯,累了就回來。“

 

在來得及之前,好好愛他。

不要讓沉默、沒有溫度的尬聊成為你和父親之間的阻隔,試著從他的角度并且重新認識他、了解他。

父親節快樂。

欢乐升级看不见积分